【旭润】星尘 2

慢热,差不多就是旭凤千辛万苦拼媳妇,结果发现自己爹妈给自己拉了一大波仇恨的故事。啰哩啰嗦的,我码字一半是为了爱,一半是为了进步,拜托各位帮我挑挑错,逻辑上的和语法上的什么上的都可以,但凡有看的不爽的地方都可以指出来,在这里南瓜谢过大家了。
  
         04
  
         旭凤含了避水丹,下潜了不过半刻,一尾鲸鲨竟直直地向他冲了过去。凤凰本性属火,向来不善水战,且在深海之中,自然感觉处处行动不便,慌忙侧身闪过。不料鲸鲨见冲撞不成,迅速回尾,再次向他冲了过去。
  
        见他已通灵性,旭凤不忍伤其性命,将灵力汇于手心,一掌将其震飞,只听它哀鸣一声,沉入幽黑的深海,不见了踪影。
  
         旭凤正准备继续下潜,却听见水波之中传来一阵一阵的嘶鸣之声,细细一瞧,不由得呼吸一滞,竟然是数百条着了锁子甲的海兽,朝着他袭来,旭凤不敢掉以轻心,反手一击,冲出了海面。
  
         入海前还是碧海连天,万里无云,此时却完全变了一番模样。墨色的云翻滚着压在水面上,裹着震震惊雷,甚是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海面平平升了数丈,一片皆是灰色,泛着作呕的腥气。时不时卷起巨浪,冲天而起,又在转瞬间倾塌,砸下一片灰白的泡沫。
  
         “这便是东海待客之道吗?”
  
         旭凤取出赤霄剑握在手中,环视四周,开口质问,声音把浪涛声都压下去了几分。
  
        话音刚落下,海底传出沉闷的声响,仿佛有什么巨物的心脏跳动起来,紧接着,天上落下数道惊雷,一齐击在海面,整片海如沸腾了一般。
  
        率先冲出来的是一只墨蓝色的巨鲸,身披金甲,雕百兽暗纹,以五色宝石为饰。背上背了一贝壳制成的座椅,铺着某些细软水草制成的垫子,尽显奢华。座上一美秀妇人,用一镶珠五莲簪在头顶挽出一个发髻,其余如烈焰般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短衣窄袖,执一金色三叉长戟,怒目圆睁。而后,海面上不断冲出乘各式海兽之人,皆披甲执刃,将旭凤团团围住。
  
        “不知魔尊殿下,直闯我东海禁地所谓何意!”
  
         水族里一头红发地位非凡的女人,旭凤回想了一圈,想起此人乃是人鱼族公主朝煦,千万年前就嫁给了东海龙王,自己还从母神的一堆画像里看见过这个人,想来关系还不错。
  
        旭凤内心腹诽,这人好生无理,东海一望无际,全都是水,从面上看过去,谁分的清哪儿是哪儿。
  
        “在下无意私闯贵地,只是我的有一物,于常人来说可能无足轻重,于我而言确实无上至宝,误闯禁地实非我愿……”
  
        不等他说完,朝煦暴喝一声,从座上跃起,举戟向旭凤面门刺去,四周水军闻风而动,从四面八方攻了上来。
  
        旭凤一手用剑架住朝煦的金戟,一边反手一震,众人只觉得耳际一阵蜂鸣,在晃过神来人已经被震出十丈有余,接连跌落在波涛之中。紧接着旭凤挑开金戟,反手一掌正中朝煦胸口,将她打飞出去。
  
        朝煦呕出一口黑血,眼前不断窜出金星,靠在巨鲸的侧鳍上好一阵子才恢复清明。
  
        “我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你今日如此行径,究竟为何?!”
  
         “可惜我不能手刃荼姚那个毒妇,那我就杀了她儿子,也算解我心头之恨!”
  
         “煦儿!闹够了没!”
  
        空中一道龙啸,一条赤色长龙御风而来。
  
05
  
         龙化作人形,向朝煦渡了一枚金丹,接着转身伏地朝旭凤行了一大礼。
  
        “贱内不知分寸!求尊上看在东海各族的面子上,饶她一命!”
  
        旭凤平白无故被这些水族追打,很是窝火,这龙王是六界之内少有的真龙,坐拥整片东海,甚是尊崇,如今他已行大礼,自己也不愿再多做纠缠,自己也不便再行追究。
  
         “我取了我想要的东西,自然会离开,今天的事情就当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尊上随我来。”
  
        “夫君!”
  
         朝煦闻言,扯住龙王的衣角,挣扎着要爬起来,龙王扭头瞪了她一眼,她便没了动作,任由虾兵把她架走了。
  
         龙王震袖一挥,海面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直通海底的通道,沿着通道走了一阵子,见海底有一由龙鳞围成的莲座,莲座上放了一颗宝珠,隐隐呈现出五色的光华。
  
         “这是我东海至宝,看起来平平无奇,殊不知正是有此物,才养的我东海物华天宝,尊上可是要取此物?”
  
         旭凤听了心中暗骂了几句,朝龙王拱了拱手,说:“东海至宝,我自然不会觊觎,可是龙王殿下,明知旭凤所求,却还在这里惺惺作态,所谓何意!”
  
         语罢,伸手朝龙王怀中探去,龙王一惊,足下借力一蹬,依势弹了出去。
  
         “想来龙王殿下也来不及妥善处理,就藏在身上了吧。”
  
         龙王护住胸口,回身现了本体,冲了出去,旭凤才追了片刻,一道雷从水底冒出朝他劈了过来,他堪堪闪过,一回神,对方已经没了身影。
  
         蛟龙入海,水中旭凤虽可与他一战,在这速度上可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且这水下机关重重,稍有不慎,非死即伤。
  
         旭凤思忖了片刻,掐了一个口诀,直接冲出海面,以真身盘旋一周,寻了个位置俯冲下去,周身燃起紫色的琉璃净火,若从天而降的陨石冲入海中,正好击中青色的蛟龙,蛟龙哀嚎一声,直直地坠入海底。
  
         龙王伏在地上,连咳几声,咯出一滩血来,那片碎灵也震了出来,掉落在一边。
  
         旭凤伸手拾起,正想要收到匣中,就听见龙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陛下已然身殒,尊上真的要不顾手足情谊,把这最后的希望,也…也要赶尽杀绝吗?”
  
         “手足情谊,手足情谊……”旭凤来来回回念了几遍,又抿紧了嘴唇,浑身微微的颤抖着,他举起手中的玉匣,好像是要把它摔碎,复而又把仅有的两片碎灵装好,收到怀里。
  
         “他果然是好手段,前面有上清天仙人求我用心头血救他性命,现在堂堂龙王!竟罔顾东海水族安危……”
  
         越说,心中越发的烦躁,像是有团火在心口灼烧,反复渡了几步,
  
         “当初呢?当初我仅剩一魄留于世间,他想到手足情谊了吗!若不是…若不是父帝以身相护,还有,对,还有觅儿,有穗和和鎏英……”
  
         旭凤突然感觉所有的力气都被一下子抽走了,竟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是嫉妒罢了……
  
06
  
         龙,一向是尊崇的化身,不容亵渎。旭凤的父帝和兄长虽然都是真龙,见到真身的时候也是寥寥无几,不过每一次父帝现真身的时候,无一不是各族来朝,能有幸一瞥那鎏金色的,便是无上的尊荣。
  
         兄长对于他的真身,却是讳莫如深。自己曾经仗着年幼,缠着他想要瞧一眼,润玉年长自己几岁,却生成了和自己全然不同的模样,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旭凤,抬手敲了一下他的额头,
  
         “我的真身,实在是丑陋不堪,目不忍视,凤儿不看也罢。”
  
        动作轻柔,有如春日拈花,夏夜拂尘,轻飘飘地没有一丝烟火气。旭凤仰头去瞧,见双目朗若流星,气度闲适,眉清目秀,唇间带一抹笑,倒让他不知道是月亮更皎洁,还是兄长更动人了。
  
        小旭凤脑子里转了好几圈儿,绞尽脑汁就想到了一句秋水为神玉为骨,也是某次宴会上别人说的,心里一阵懊恼,瘪了瘪嘴,小声说道:“切,好词都被老头子说了去。”
  
         “凤儿小声嘀咕什么呢?”
  
         润玉低下头,好像是想努力听清他再讲什么,耳畔一缕未拢好的乌发就这么垂了下来,从旭凤的脸颊旁划过,扰的他觉得整张脸都痒了起来,一路痒,直到心窝窝里都痒痒的。
  
        伸手去揉脸,揉的通红一片,奇怪的感觉却始终摆脱不了。
  
        “我说,我要是以后长的有兄长一半好看,肯定有好多好多的仙娥喜欢我!”
  
         “胡闹!”
  
        到后来,与润玉日渐生疏,自己偶尔会隐了身形,远远地看着他,一袭白袍被夜风吹得猎猎作响,人却岿然不动,一只手抬起,衣袂扬起,细碎的星辉落在身上,犹似身在烟中雾里,须臾片刻就要飘渺归去。
  
         真龙的气度,又怎是我这粗鄙之徒所能匹及的呢?
  


(傻孩子,你恋爱了……“丑陋不堪”润玉,“粗鄙之徒”旭凤……)
  
  

评论 ( 9 )
热度 ( 129 )

© 薛定谔的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