眯缝眼的胖纸

本人腐腐的,喜欢欧美,喜欢帅哥,虽然DC漫画看不多但是是DC的脑残粉,与此同时也挺喜欢漫威的~~

【一八/佛八】命理难说(壹)

题目和内容并没有什么联系……

写在前面:

一八有辣么多ABO,也有哨向的文章为啥没人写灵魂伴侣!!所以即使我是个情商低下的理科生小透明,有着幼稚园娃娃一般的文笔,我也毅然决然的码起了字,废话一大堆……所以各位大大不要嫌弃,就算ooc的比较严重也不要拍的太狠……

灵魂伴侣设定介绍:

此梗和哨向一样有好多私设,这里我的设定是:自己身上的某一个部位会有一个与自己命中注定的人有关的那个人的图案文身,在自己的灵魂伴侣出生时文身才会显现,灵魂伴侣死去的时候文身就会消失。

总之,角色ooc,私设一大堆,半AU,文笔幼儿园,废话多,小透明的第一次,喜欢点个心留个言,意见随便提,拍人请轻拍。

 

张启山从他一丁点儿大的时候就怀有一个愿望,就是遇见他的灵魂伴侣,携手一生。虽然他不信命,可也不知道为何,觉得只有遇见那个她才叫圆满。或许这个愿望听起来挺简单的,却无奈人海茫茫世道无常,尤其是如今天下哪里都不太平,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就变得更加不容易。不过他偏偏生了一个倔性子,小小年纪就立下誓言,哪怕踏遍万里河山,哪怕漫长岁月注定要孑然一身,也要一定要找到那个与自己灵魂相牵的人,携手一生。

 

他身上那个伴侣的纹身是在他5岁的那年秋天显现出来的,在他的肋骨上,几枚铜钱被一根红线松松垮垮的拴在一起。张启山曾经在无数个夜晚,望着无边无际的星空,想象那个远在天边的伴侣。在他由东北南逃的时候,还暗暗地想,或许她是个某个钱庄的千金,最不缺少的就是铜钱,说不定还能好好救济自己一把呢!

 

想着那位未曾谋面的伴侣,想着随着自己走得越远,就越可能遇见她,似乎这一路的磨难也显得没那么难熬了,此情此景,这或许是他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吧——一路南行,身边的弟兄就剩下了一个,露宿街头,朝不保夕,自己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在长沙渐两的秋风中慢慢地沉入梦乡……

 

“哎呦——”

 

一大早张启山就感觉到一个重物辗过自己的腿,紧接着咚的一声,抬眼一看,一个身着浅灰色暗纹长衫,驾着一副圆圆的玳瑁眼镜,眉目清秀看起来像是个在私塾念之乎者也的先生,正以一个极不雅观的姿势,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那位先生也不着急站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启山的手腕。张启山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发现自己的二响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露了出来,心中暗暗吃惊,若此人一眼便认出此物,那他绝不容小觑。张启山心里这么想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把手镯收起来,另一只手悄悄地摸向藏在背后的刀,以便先发制人……

 

“竟然是个满哥嘞……”

这个毫无形象的人似乎是嘟囔了一句,饶是两位张家人的好耳力也没有听清说了什么,紧接着趴在地上的先生一下子坐了起来,一盘腿儿,竟抹除了几滴儿眼泪出来,“哎呦呦,这大清早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嘞,可疼死我咯!还遇贵人呢,半条老命都摔过去咯!”

 

“我说你俩人,这么大的地方,躺在哪儿不好,非要挡爷我的道儿!”

 

“这青石板路磕一下可了不得咯,看看看,是不是肿了?”

 

眼前人倒真不像是什么高人,倒像是路上那碰瓷儿的小流氓,这让张启山怀疑刚才他真是一下子摔得狠了撞到了脑袋,不过几夜奔波本来就是万分疲惫,自己本就不是喜欢热闹的人,听他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心里便越发的烦躁。张日山见自己脸色不好,就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闭嘴,不就摔了一下么,你这像什么样子!你再从这儿烦人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他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边挪还不忘了说:“那不行那不行,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嘞,你俩怎么这么凶的来,我本来就没什么家底儿,再没了这舌头可就没法混喽……”

 

张启山站起来准备换个地方,没想到肩膀被拍了一下,他条件反射般反手抓住那教书先生的手腕儿,脚别住膝弯儿,一使劲儿,倒也可怜那白白净净的人儿,刚爬起来就又躺地上了。

 

“啊——”

 

“我这是遇见了什么霉神咯…哎呦呦……可疼死我喽……”

 

张日山重重地叹了口气,“我说,你小子好端端拍我家爷干什么?”

 

“我看你俩虽然落魄,可这面相呀,将来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想要帮帮你们!哎呦呦可疼死我了……你这位爷肯定是个属狗的,专咬我这个仙人!”

 

张启山把人摔在地上,心中原本有些愧疚,不过看眼前这人精神的很,便没了这份心思,一心只想赶快摆脱这只多嘴八哥,寻个清静。

 

那个人见张启山要走,接着蹦了起来,抓住了张日山的袖子,说道:“这个小哥啊,我看你比那位好说话,你看,”他从袖口里摸出几枚铜钱,塞到了张日山的手里,“你看,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做那低声下气的活计呢?虽是他自作孽……可惜咯,唉,这几个铜钱,就当是我齐八爷可怜他了。”

 

“你在胡说什么呢?”

 

“天机不可泄露呀,对了,老白家的包子铺又上了新口味儿,听说那馅儿香的不行,来谢我的时候可别忘了稍几个。”说着,眉尖一挑,饶是厚厚的眼镜片也挡不住眼睛里的精光,在张启山看来,像极了山林里的小狐狸,狡猾的很。

 

自称齐八爷的人拱了拱手,嘴里哼着变了调的小曲儿,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爷,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张启山抓过那几枚铜钱:“这长沙虽比不上北平,却也是鱼龙混杂,此人行事古怪不可不防。”

 

“难不成这几枚铜钱上还下了毒不成,咱们身上除了这二响环可没什么值钱的了……难不成!”

 

张启山没忍住,瞪了他一眼:“现在要紧的是找份活计。”

 

“爷说的是,听路边人说北边码头招工,我们先去那里看看?虽然工作不太入流,但总是能遇见转机的。”

 

两人沿着街走了不足五百步,就看见一个瘸着腿的乞丐沿街乞讨,细细一看半张脸被狰狞的伤疤覆盖,但是不难看出曾经也是个面容俊朗的人。张启山使了个眼色,一直跟着他的张日山了然,接过了铜钱扔到了那个女人的破碗里。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难喽,说不定我不出几天我也要跟你抢饭吃嘞……”张日山试探道。

 

“唉全是我自作孽呀,到这个地步全是我活该啊……”说着,乞丐眼角就涌出了泪滴子,伸手抓住了张日山的袖子,说起来就不想停了,“是我不知足哟,做了伤天害理的事,现在这样是老天爷的惩罚啊!老祖宗说的好啊,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两个满哥可千万不能做什么坏事呀……”

 

张日山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来到这长沙城,好事儿没遇上,话唠倒是碰到一双,可推开这么一个越说越伤心的落魄姑娘也不是他能做到的事情,只好抬头向张启山求救,却听见一个尖利的尖叫声骤然响起,张启山猛一回头就看到几个壮汉推搡着一个穿着鹅黄小洋裙的年轻姑娘,在一边,倒着一个丫鬟似的女孩儿,已经满头鲜血不省人事。

 

张启山立刻冲了上去,几个壮汉空长了一副大块头,几下就被打倒在地,救下了那个姑娘。没想到,她竟然是长沙布防官李军官的的掌上千金李琦。这个布防官老来得女,自然对她爱惜的很。有人就想要用她威胁这个老军官。李琦视张启山为恩人,老军官大手一挥赏了两千块大洋并安排两人做了正副连长。

 

说不吃惊是假的,张启山寻了个长沙本地的士兵,问:“这位兄弟可听说过这长沙城里有位齐八爷?”

 

“哎呀一看你俩就是外地来的,这长沙城谁不知道奇门八算齐八爷呀,他的故事可是要说上好一会儿呢!”

 

“这位兄弟你看我们初来此地对此不甚了解,可否给我们两个讲讲这位齐八爷?”

 

 

 

Tbc.

 

写在文后:

相信我我原本真的只是想写个短篇的……没想到废话了这么多……我就在此抛砖引玉了……

 


评论 ( 9 )
热度 ( 36 )

© 眯缝眼的胖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