眯缝眼的胖纸

本人腐腐的,喜欢欧美,喜欢帅哥,虽然DC漫画看不多但是是DC的脑残粉,与此同时也挺喜欢漫威的~~

【一八/佛八】命理难说(贰)

写在前面:

  自娱自乐的产物……感觉脑洞越来越大文章越来越长……这两天光出去玩了一直没有码……

  总而言之这是篇还没成为佛爷的佛爷×已经成为八爷的八爷的故事,灵魂伴侣半AU。主要是写佛爷如何迎娶白富美八爷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全篇废话加胡扯,全靠脑洞再撑,至今还没想好八爷是怎么搬那个佛的……

 

章二

  张日山十分怀疑这个长沙老兵油子当兵前是个说书的,挽着袖子,左手拿着茶壶,说到激动的时候右手还一拍桌子,把那齐八爷五花八门玄之又玄的各色传闻说的活灵活现。在张日山看来,这些故事是听越不靠谱,正想打断他,没想到张启山伸手按了按张日山的胳膊,示意他稍安勿躁。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张启山听到最后,竟微微地笑了起来。

  

老兵讲完后,瞟了一眼张启山,张启山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老兵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此时此刻,似乎流动的空气都停滞住了。片刻,张启山轻笑出声,“这位兄弟,告诉八爷,这老白家包子铺的包子我可是稍不了。不过,改日我张启山一定登门拜访。”

 

“小兄弟你说……说…说什么呢!”

 

“爷?”这下子,张日山也摸不着头脑了。

 

张启山没有理会他,仍然盯着那个老兵,继续说:“你就把我的话原原本本转达给八爷,明白了吗?”

 

老兵感觉自己似乎一下子来到了黑河冬日积雪数尺的树林里,被一只东北虎盯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待张启山收了目光,他猛地站了起来,忙不迭地跑开,连带倒了凳子也没丝毫感觉。张启山看着他离开,眉头紧接着拧了起来,微沉眼睑,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过了半晌,开口说道:“这个齐八爷,还挺不简单的。”

 

“是啊,他确实有点儿本事,一句话就给我们带来了转机,比那些街头算命的强多了!”张日山回想起一天的经历,不由得觉得自己真是碰上了个名副其实的半仙了。

 

张启山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 ,说:“什么算命不算命的,突然撞到我们的齐八爷,那个拉住我们不停地说的乞丐,被绑架的小姐,还有,我听闻不久前这位布防官刚折了一队人马,这个连的正副连长恰好就在这死的人里面,我们就正好补了这个缺儿,这一切太巧了,不太正常。我觉得我们正顺着某个人的意图走下去,或许这个人就是这个齐八爷,也或许幕后还有什么人。”

 

“那……那也说不通啊,他怎么知道我们就把铜钱给那乞丐了而不是自己私吞了呢?还有啊,万一我们没出手救那个小姐,他的安排不就白费了?还有,爷,那个老兵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都搞不明白了?”张日山不久前还为自己一天的经历高兴,听张启山一说,高兴的感觉一下子就没了反而又有了点儿忧虑。

 

“这我目前也想不通,这些事情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而这个老兵讲话的感觉就像是故意拖时间一样,所以我就想稍微试探他一下,看他仓皇的举动我才确定这发生的一切就是有人在背后谋划。现在回想起来那个齐八爷提点我们那个乞丐的语调分明就是信心十足的样子,还有那个包子铺……等等……”张启山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你之前说什么?”

 

张日山一下子被问愣了,稍一回想,回答道:“我说……他确实有本事,一句话就给我们带来了转机,比那些街头算命的强。”

 

“这样……”张启山看起来又陷到了某个想法里,过了一阵子,他轻轻拍了拍张日山的胳膊:“你先去休息吧,这阵子是够累了,我再理一理这些事。对了,明天你去那个八爷提到的那个包子铺打听一下吧,里面的师傅之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刚回来,明天才刚开始做他带回来的新做法。”

 

张日山也不好说什么,反正爷做什么事情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就去歇着了。第二天一早,他就寻到了那家包子铺,一打听果然和张启山说的一样,一个包子师傅回老家了一趟,从老家带回来好几种新的馅料调法,他一早赶过去还正好赶上了头一锅呢。他听了接着赶回去给张启山说,张启山只是提了一句说改天去拜访八爷也没再说什么。

 

过后的几天他们两人忙着附众立威,还有些管七八糟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拖来拖去已经忙了一周有余才得空拜访那位齐八爷。张启山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一块精雕的红玛瑙,配了一个红木的纹花的盒按着几日来寻到的路线找到了八爷的堂口。小厮扫了两人一眼,也没说什么引着两人就向后院走去。齐八爷的宅子与长沙寻常的富贵人家并没有什么不同,小院中间种了一棵海棠树,八爷正坐在树下,支了一盘棋,低头凝神思索着。

 

秋日金黄的阳光透过浓绿色的海棠叶斑斑驳驳的落在树下独坐的人身上,一身白衫,低眉信首,纤长的手指夹着一枚白子,万籁俱寂,伴着香炉中若隐若现的青烟,恍若仙人莅临人间,张启山觉得此刻的到来却是唐突了此景。上前几步,齐八爷却似乎没有看到来人,只是自顾自的沉思着。张启山看了一会儿他眼前的棋局,思索了片刻,伸手拿起了白子正欲落子,八爷伸出手,手指划过张启山的手背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腕,

 

“落子无悔,不再考虑考虑了?”

 

张启山皱了皱眉头,手腕儿一转,略一使劲儿挣开了八爷的手,落下了那枚棋子。八爷用手背掩了嘴,笑了起来,另一只手下了一枚黑子。张启山低头一看,原本零散的黑子一下子连成了一片,白子这下再无回天之力了。

 

“……在下自愧不如……”

 

八爷抬头,笑吟吟地看着站着的张启山:“不知道军爷今日拜访我这个小地方是作何事呢?算一卦可是要买货的。”

 

张启山心里清楚眼前这个人在装傻,又不好反驳,掏出了木盒:“八爷的帮助,无以回报,特别备此薄礼,希望您能笑纳。”

 

齐八爷一下子跳了起来,连连摆手:“哎呀呀你说什么呢?我可没做什么呀!”张启山看着他,两只眼睛都笑成了月牙,活脱脱一直得逞的小狐狸,“不过军爷送的礼物嘛,我就收下了,毕竟我这儿实在是不富裕嘛!”双手一把抢过盒子,“哎呀,这可是上好的红玛瑙啊,可是难得宝贝啊!出手这么豪爽!你这朋友我交啦!”

 

“在下有一事儿不解,我张启山从东北而来,无才无德,不知道先生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眯缝眼的胖纸 | Powered by LOFTER